aboriginalrecognitionlarge  

103/9/21下午,去找Solana做了創傷移除,剛開始自己放鬆地坐著、躺著,等Solana在「作法」的同時其實心裡一邊想著:這實在有點好笑,我最近怎麼了,怎會跨入以前覺得不想輕易碰觸的領域,以前雖然不至於嗤之以鼻,但信任指數挺低。但,這數個月從有意願想了解花精開始,怎麼一下子.不但接觸,學習,甚而自然而然的願意相信”它”是很好的東西呢(雖然貴森森啊)。

 

至於創傷?累世的遺留印記?啊不是每個人都有嗎?人就是一世一世投胎的啊,每一世都有每一世的功課,應該沒有所謂需要移除的吧,當自己修行愈來愈清明,所謂創傷應就會自然跨越,痊癒了吧。而且,眼前這個人是否值得信任?一位年紀輕輕的女生,真有能力移除我的所謂創傷?

 

緃使帶著以上的想法,但不知怎的,我還是去找Solana做了創傷移除,而且不斷在心中提醒自己,不管創傷是什麼,我都願意釋放,改變,不再緊抓不放。

 

當然當場會有一些反應自己也不意外,因為我就是這麼容易有反應,雖然我對自己為什麼會有這些反應總是不清明,但對於我身體的反應,不意外就是了,因為我就是這樣的體質啊,曾因為在冥想中自己永遠不進入狀況而有些疑惑,自己在所謂靈性上實在太鈍了。身體與靈性的敏銳度好像成反比。

 

其實,躺在那裡,除了感受身體明顯不適外(我的典型癥狀:打呵欠,流眼淚,從胃部很深處冒起的嘔吐感),並不覺得有什麼特別感覺,但就覺得自己看到了一位閉著眼的清秀少女,躺在類似棺木中,像是原住民的公主打扮,應是死了,但我覺得(我是清醒的)那應是我自己亂想像的,而且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去想這個。

 

然後,依著Solana一步步的引導問話,我竟然會說出在我腦中完全沒打過草稿的話,我其實挺驚嚇,同時也在心中問著自己:那是我自己胡謅的吧,我想像力太豐富了吧,但胡謅的情節也未免太順。

 

少女,是一位傳達神靈旨意的人,卻因被人們認為傳達有誤,似乎因此遭到批判,甚至因此走向死亡,但少女認為傳達並非有誤,因此很委屈很不平,在心中呼求神靈解救,但她認為神靈並未顯現搭救,表示神靈也不信任她,她有深深遭背叛感及被遺棄感,至死不諒解。

 

其實,神靈要告訴她的是:從來沒有背棄過她,她是神靈,神靈即她,她從未誤傳,卻因不敢相信自己所傳達的就是正確的旨意而勇敢為自己堅持,她從未正視自己擁有的天賦,她的本質是善良與溫暖,帶給人們安定與平靜,她對這些特質並沒有認同,眼光永遠在別人身上,羨慕,妒嫉別人,對自己,對神靈其實都沒有自己以為的信任。

 

最後,浮現腦海的影像是,一位美麗女人,站在一艘有著原住民圖騰的美麗小船上,向著岸上告別,很有信心的決定放開繩結,順流而下。

 

對照要去療癒之前,我問Solana的問題:

這二天在想,舊創傷固然要療癒,但我更渴望可以知道自己此生使命.上了好多課,都在談要走在自己的天賦道路上,要去做自己最喜歡最得心應手的事才會成功(非世俗所謂成功),但問題就在到底自己會什麼?對什麼得心應手?茫然未知啊,每天提醒自己要活在當下,樂在當下,但眼見時光流逝,自己還在到處尋尋覓覓,會有心急,也常會不自主的悲傷起來

Solana回答我:

【針對你不知道怎麼發揮自己天賦的狀況,我用第八脈輪看到的是:你有很溫暖、溫潤的特質,先回到你內在的質地,然後透過各種方式來發揮你這樣溫暖、溫潤的質地,就是發揮你的天賦當你首先回到這樣的狀態時,你的微笑、你的眼睛、你的存在,就會鼓勵到人 無論是透過你的療癒、你的陪伴、你的說話,那都是很有影響力的】

 

Solana說看到我的頂輪有堅硬如水泥的傷口(另外一處是臍輪),似乎,這一切,在邏輯上挺說的通的,不過,我還是會想:這一切是我的頭腦自己想像編造出來的故事嗎?

 

回家後,非常非常的累,嚴重渴睡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這篇回饋,是我徵求個案同意後,按照他所寫的,一字不漏地po出來的

原因是,我覺得很真實、真誠,以及感動!!

 

很多光行者、療癒師、老師有類似的創傷、印記

因為,在以前黑暗時期,光的存有會被攻擊、排斥,因此,在靈魂的能量場上留下了一些創傷印記

但是,現在已經進入黃金世紀—光的世紀

我們不再需要留著這些創傷、印記,是時候將它們移除,活出真實的自己了!!

 

如果您對療程有興趣,不確定自己需要什麼療程,歡迎私訊!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olana 的頭像
Solana

靈性之光-火天使愛的工作室

Sola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